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踏梅寻香

游火清 ·567 浏览 ·2017-06-12 13:52:14

 

文、汪道楷


       梅花,在中国的传统写意水墨画中人们常以:梅、兰、竹、菊并称“四君子”,千百年来以其清雅淡泊的品质,一直为世人所钟爱,成为一种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征。


      尤其是梅花,它先众木而开花,先天下而春,它傲霜斗雪,风骨高洁,深受古代文人雅士的赞颂。宋代林和靖种梅养鹤,人称“梅妻鹤子”,“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他的咏梅绝唱。


      陆游的“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等诗篇,也表达了其对梅花的一往情深。古代文人画家则更以梅花的冰肌玉骨来表现自我。宋马麟、元王冕、明陈录、清金农都是画梅高手。在他们笔下,身姿苍古、寒香四溢的梅花,犹如冰清玉洁的美人、傲然铁骨的英雄。


    时光流失,当初的陆放翁也许怎么也想不到,千多年后,他曾经留恋往返的浣花梅径,如今也有一位同他一样对梅花情有独钟的画梅传人,他就是人称“梅痴”的——游火清。


      梅 香


      游火清,1947年生于四川省威远县,著名画家、书法家,尤其擅长画梅花,系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著有《游火清写意梅花》系列画集。2013年,其梅花作品入选“第六届全国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


       写意梅花,并不是每个擅画者都能做到的,画梅人还必须有梅的品格,有人称之为“寒梅傲骨”,要具有“寒梅傲雪”那种不屈不挠的高尚情操和冰肌玉骨、寒梅留香的品格,正所谓“画梅须有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正是那种谦虚好学的品格一路伴随着游火清与梅结缘。


       世之画梅者可谓滔滔不绝,而众人笔下又皆斤斤计较之像与不像,惟恐被不屑者所叱之,故而笔下于梅之精神品格鲜有创新。白石老人曾有言:“不似为欺世,太似为媚俗”,写意者,固写其意趣耳。


      游火清画梅谨遵诚以“勿做俗手塗抹”,画前必复课之三事:宜先筑基画法,摒绝描抹,得写意旨趣;观察物象,究心写生,得造化生机;读书修炼,变换气质,写胸中逸气。


       观游火清作画,第一步是出枝。先用笔蘸调淡墨,在盘子边上括干些,再蘸深墨,以中锋画出最前面的枝条。起笔时用中锋,画至枝条下端渐转侧锋,十分注重行笔过程中的枝条留白、断开,以便填花。有时又先用较淡的墨,以侧锋画出后边的粗枝干,再加前面深枝条,构图随心灵活运用,无论枝干的穿插交错、疏密关系和断开留白等都用笔娴熟。


      他塑曲干如蛟龙,“之”字或“s”形架构支撑全幅,有腾空于九霄之气势;苍遒之干,中侧笔并举,或以飞白出之,浓淡兼宜,墨韵四射,八面出锋,传转有方,顿挫有力。


    游火清所画的梅花十分注重“意”、“神”、“形”的互动作用,努力从客观中汲取灵感,使作品的形式和内容都具有真实的根基,显得丰富多彩,新鲜生动。


       游火清画梅花的传统功力很深厚,但他不仅拘泥于传统,而是有意识地在创作中融入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画法,走自己的路,在创作的过程中,他更时刻牢记老师的教诲,潜心学艺,继承中国画传统,扎扎实实地潜心研究,让自己笔下的梅花技艺日臻成熟,越来越得心应手,从而得到了许多梅花同仁的追捧。


      为了画好梅花,游火清总是认真研究古人传世作品,并注重写生,每逢梅花开放的季节,他都会到梅园观看梅花生长的形态、长势,并将造型独特的梅花拍摄下来,认真进行研习,有了实际的观察,加上自己的归纳、提炼、组合、变形等,再配以深厚的功底作支撑,使他的画梅技艺更上层楼。


      年轻时,游火清在部队宣传部门工作多年,养成了自己坚强的毅力,尽管社会生活越发地丰富多彩,但是,他对于艺术的执着追求足以让他数十年笔耕不辍,几乎将所有的节假日投入到艺术创作中,没有了休闲时光。在他的画室里,到处都摆放着作品,裁切好的宣纸更是一摞一摞,码放得整整齐齐。如今,游火清已退休在家,他更是将所有的时光投入到了艺术的创作中,向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奋发前进。


       如痴如醉地画着自己无比喜爱的梅花,在红、白、灰、绿的世界里,品味着自己的人生,画在手中长,人在画中行,这是对游火清每日生活节奏的最好概括,心意、画境,早已分不出彼此。


      梅 心


       游火清常说,他心尖谨记的是老师的教诲,做人要达到“德、才、学、胆、识”融入一体的高尚品质。其中,德是第一 位的,人品高艺品才会高,这些都是让游火清时刻不敢忘记的。


       我与游火清相交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生活中,游火清给人的印象总是谦和可亲,时刻关心同事,与人为善,处处表现得温文尔雅,与朋友交往,也总是乐于助人,有求必应。


       游火清笔下的梅花总是俏压枝头,一会婉如舞者,顾盼生姿,一会又以挺拔伟岸的健壮形象,呈现画端,枝干苍老虬曲,动感十足。无论是生动的舞姿还是昂然的生机,仿佛浮现在眼前的都是那清香扑鼻的早露;繁花点点却又层次分明,虚实相间,或正或侧,含苞待放,梅影绰约,热烈蓬勃处处给人以向上之精神。


      品梅花香浸骨,浓如秋水淡写神。游火清写梅,常告诫自己,在世间浩浩长河里,一个人的能力,实在是渺小,即使有点成就也是微不足道的,像那种稍有点名气就骄傲自满的人,终究会落入“孤芳自尝”的境地,艺术上不可能有太大建树。熟悉游火清的人都说,此人性格开朗,处事大度,平时对谁都笑脸相迎,而且走到哪里就把欢笑带到哪里。


      游火清认为:自己之所以喜欢画梅花,就是因为它有出众的品格。


      中国画讲究画家要有丰富的文化底蕴和完善的人格修养。画品正如人品,正所谓“据于德,表于道,依于仁,游于艺也。”


     有了老师的教诲,有了自己精细的观察与写生,数十年来,游火清将梅花的一枝一叶,一花一蕾,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与梅花相处,他总能体味到“一树梅花一放翁”的真谛,总是感觉如遇圣贤良师,恰逢挚友诗翁,灵犀相间,梅我两态。就这样,他一路跋涉,以深厚的书法功底为路径,契而不舍,托梅言志,借梅抒情的心境渐渐养成,真可谓“梅花香自苦寒来”。

 

                       梅 痴


      在朋友圈子里,游火清绰号“梅痴”。


      师傅曾教导游火清说自己是在60多岁后才真正领悟到“艺无止境”的真谛,这更加让游火清不敢有丝毫的捷径可想。


     我与游火清不常见,每当相遇,他总是驻足说画梅,言语间离不开红梅如何?白梅如何?圈梅点梅,老干新枝,造型写生,笔墨技法,风和究心,靡不一一言之,哪怕旁人投来异样目光,火清浑然不觉,如痴如醉,色舞眉心,气壮声高,絮絮梅话不能休,难免有人拂袖而去。


      梅花早晚神态各异,为了捕捉不为外人道的细微变化,数九寒天,火清要去成都郊外数十里的梅林、梅谷观察写生,与梅为伴,往往终日。


      梅谷深睿高崖,土瘠而石疲,老树虬曲多生长于石间,弥望山川,寒花满目,火清盘桓于此,怡然神旷,老干新枝,亲之扶之,爱之惜之,如对至亲挚友,情深谊重,身体寒冷砭骨,火清不顾矣,伸颈仰首,凝神于吐馨老梅,虽积雪盈颠所不知,梅之物理情志必已尽入火清脑海。


      风雪馥弥氤氲之中,怪石危岩枯桩之侧,恍兮乎兮,游火清已入梅,抑或梅者火清乎!


      游火清玩梅已至于此,得不谓之梅痴乎?梅之宵神魂魄兮,已附之体气者也。

 

                          梅 趣


       游火清被称作“梅痴”,他笔下的梅花枝干遒劲,梅花点点,仿佛四溢着淡淡清香。不仅如此,游火清的梅花还丰富多彩,枝枝相连,不杂不乱,层次分明。


      想火清初学画梅时,投于当代写梅高手文正先生,先生襟怀冲淡,性好雪寒,其写梅,虚空粉碎,所造梅格之高,并世无双。火清从学,道艺并修,尽得先生写梅之秘诀。


      今观火清近年来所作梅花,古艳清华,气格雅逸,郁勃奇崛之气盖,自胸出发,笔墨造境一洗风尘,旨走迥异,其所作墨梅,淡墨勾花,浓墨点蕊,或繁或娇,或清而健,或老而媚,玉洁冰清,雅气袭人。红梅则浓墨重彩,笔墨放逸,极富视觉冲击力;细味笔墨,则重而不滞,淡而实腴,着色明丽,古厚艳雅,笔道遒劲,如屈铁,墨色明润见五彩,老干苍古而神清,新枝秀雅而妩媚,刚健婀娜,摇曳飞动,满纸笑靥,四溢幽香,大有“暗香随笔落,凌雪逐春来。一片冰霜意,凝寒独自开”之气概。


      梅之傲霜凌雪刚毅不屈,圣洁无瑕,奋发向上之精神气质尽泄笔端,火清画梅可谓已得国画写梅之正脉。

 

      (本文作者汪道楷系作家、书画评论家,擅集书法艺术与评论为一体,著有数十篇书画名家论述)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