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写意 心灵的自觉 ——吕应鑫的花鸟画

吕应鑫 ·10880 浏览 ·2017-06-29 10:22:42

徐恩存/文


写意,不仅是中国画的一种形式风格与精神表达,还是中国文化的一种特定的审美风范与生命境界。在写意的绘画背后,我们看到的是绘画主体的气质、学养、性情和品格,这一切,决定着写意的外在形态、美感和内在意蕴、精神含量;可以肯定的是,写意作品的优劣直接关联着画家自身的素质,在写意绘画的不可重复性中表现的正是画家生命的质量与精神的层次。


画家吕应鑫,数十年如一日以花鸟为主题进行创作,经历了从技术层面到精神层面的过程,走过了从物形摹写到意象写意的转换之旅,而且在这一艰辛而苦思的历程中,他坚韧、自信。终于,在向精神彼岸的过渡中,获得了自由,领悟了写意的真谛,使他的写意创作显示出成熟的魅力。


吕应鑫花鸟画的特点在于,他重笔法、墨法与水法,三者结合,使他的作品在纸面上汪洋恣肆、浓淡变化丰富而富有层次,看似不拘定法,而实则是成竹在胸,一切皆有遵循;特别是在写意之中,处理画面的整体关系,他大处落墨、小处收拾,使局部与整体之间和谐而统一。细细看去,便会发现作品的结构,仍然是以笔立骨、墨中取韵。譬如,他笔下的荷花,是在几笔干湿浓淡的涂抹之中,营造出“接天莲叶无穷碧”的错落、交叠,折射出造化的纷繁复杂。其中,水法的运用则使荷叶在淋漓氤氲中摆脱了物象的真实性,呈现出空荡、虚幻的意象效果。


画面一片水汽迷离、浑茫莫辨的意境,在似与不似之间,笔与墨的若即若离、有意无意之间,展示出荷塘的郁勃生机,一派盎然与富有生气的景象。其中,几笔率性的书写性的枝茎,以一波三折的或长或短、或疏或密地交织着,分割着画面的空间,使整体平面化的空间因其线的分割打破了单调,点、线、面、墨、色、水等的不同形态与演绎、幻化,也都在平面空间中得到整合,使之呈现为整体的完整与和谐。特别是水、墨的幻化,因为笔的作用,尤其丰富多变,在淡破浓、浓破淡、水破墨、墨破水中变化莫测,其效果既有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黑、白、灰的墨色分布,在大体设计中呈现有序的重合与冲撞,在偶然性与必然性之间相融相合,使画面犹如“风起云涌”、“翻江倒海”,而实则是以写意手法,在自由、随意的挥洒中表现荷花、荷叶、干茎的自然形态而已。


一切皆从容自然,一切皆任意挥洒,却又不期然而然地营造出一派近乎抽象意味的、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花鸟,作为中国画的表现题材,在吕应鑫这里,因写意而焕发出新颖的意趣,因手法而产生新的魅力,因主观使然而别开生面。这是吕应鑫的写意花鸟画突出的艺术特点,他的作品因而更具有学术意义和审美价值。


在市场社会中,一些画家的艺术走向了市俗,他们丧失了理想的追求,作品当中没有诗意的关注,而只有技术主义的粗制滥造和复制。这种情况已经引起人们的忧虑,他们的行为远离了艺术,遑论艺术的本质和规律!吕应鑫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坚持守望着写意的绘画精神和艺术的纯粹性,他较好地处理了技术与艺术的对立、互动关系,使之融于一体,体现一种具有高度和纯粹性的审美理想。值得指出的是,在司空见惯的花鸟题材创作中,吕应鑫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发现和艺术处理,他的水墨写意花鸟画让我们嗅到了生活的清新之气和世界的空灵之美,以及自然的澄明与和谐,这些作品激活了一度疲惫的审美停顿的心灵,并且因为他创造的美感而获得境界的提升。这样,在传统向现代转型中,吕应鑫自觉地担当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自觉地成为“转型”时期艺术的创新者。与此同时,吕应鑫的艺术及其艺术观也获得了当代性,并体现出浓郁的当代文化精神。


从吕应鑫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当代审美需求的必然性表现,而古典艺术中的种种形态因其与当代时空的不可弥补的距离,则成为一种遗憾。因此,我们需要吕应鑫这样的画家,为我们的时代审美贡献自己的才智,把古训笔墨与时代精神付诸实践。吕应鑫在艺术上,是勤奋和努力的,因为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才能在漫漫人生之旅上永不停歇。因此,他的艺术也愈加体现出一种精神品质的融入。可以说,吕应鑫的花鸟画艺术是生命与自然的和声。


                                作者系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国美术》杂志主编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